欢迎访问第05版:第五版校报 - 绍兴文理学院  

文字版 |  返回首页
  
第7期(总第484期) 2020-12-25 本期8版   上一期   下一期   更多期次  
  第01版:第一版 | 第02版:第二版 | 第03版:第三版 | 第04版:第四版 | 第05版:第五版 | 第06版:第六版 | 第07版:第七版 | 第08版:第八版  
   

诸暨唐代墓志铭五种概述

作者:●阮建根

光绪《诸暨县志·金石志》篇首记:“惟邑中古刻无多。”经查阅与诸暨金石有关的几种志书,记载最早的石刻是晋代的“王右军墓碑”,然已杳然无存。晋代之后当推唐代的几种墓志铭,其总量在旧属绍兴疆域内的几个县市之中属较少之列,故县志所记的是无疑。

该志在编撰时仿山阴杜春生《越中金石记》例,分“辑存”“阙访”二部,其中“辑存”部仅收录唐中和三年(883)刊石的《唐戚处士墓志》一种,即《唐故北海戚处士墓志》。“阙访”部收录唐太和三年(829) 《越中衙前总管杜府君义墓志铭》、唐太和九年(835) 《王府君(士伦)墓志》、唐会昌元年(841) 《开元观夏尊师(季昌)墓志》、唐咸通三年(862) 《平察微墓志》、唐咸通十年(869) 《彭城刘府君碑》、唐乾符五年(878)《军库使团练衙前散将吴()墓志铭》共六种。二部合为唐代墓志铭七种。其中《越中衙前总管杜府君义墓志铭》,志载“旧在山阴九里,宋淳熙壬寅,吕氏营葬得之,携归诸暨”,故实为绍兴山阴九里出土,则诸暨本土的唐代墓志铭至光绪《诸暨县志》编撰时有史记载的仅为六种。“阙访”部除《吴墓志铭》注明在清乾隆五十四年(1789)二月二十六日出土于县北湄池山(今店口镇范围)之外,其余五种的出土时间、地点信息语焉不详,仅从府县志和《宝刻丛编》 《古刻丛钞》诸资料引用,且大多仅为存目,无实物和拓片的保存记载。

正如光绪《诸暨县志》所云:“邑士处乡僻,鲜见闻,间有彝碣,听其漫蚀。”诸暨金石之目自光绪《诸暨县志》成志后,历今百余年,期间因建设、盗墓、考古等原因,地不爱宝,深埋于地下的古代石刻间有发现,然后录存的极为稀少,特别是有唐一代的石刻,如民国期间可追溯的仅璜山镇一种。直至2017年编撰《诸暨摩崖碑刻集成》之时,又做过一次系统收集整理,新增了二种唐代墓志铭及拓片,之后又陆续有新的发现,真所谓“如金玉沉埋土中,虽千百年而必发,终不致沦没也”。

现撰文将志石和拓片尚存世的五种唐代墓志铭按刊石时间予以阐述,起于唐开成元年(836),迄于唐中和三年(883),总计47年间,这是目前诸暨可资证史的珍贵唐代文献史料。

一、唐故诸暨县邵府君吴夫人墓志铭

这通令诸暨当代书画名家余任天先生“殊为惦念”的一方墓志铭,1927年在今诸暨市璜山镇璜山村上新屋自然村出土,规格、质地不详。为编撰《诸暨摩崖碑刻集成》一书,查询到余任天先生曾藏有该志拓片,遂委托余任天先生纪念馆主事袁旗先生联系上了余任天之子余成,经过寻找,拓片无存,遂邮寄来该墓志铭的照相底片,经反转片处理释读出了该墓志铭全文,也是颇费周折的事情。该墓志铭由余任天先生捶拓于1938年,并于1951年撰附记一则,附在拓片一侧,也与拓片一起摄入照片。我曾数次去上新屋村寻访该志未果。现对附记释文如下,可概知其出土和捶拓约略:

右铭石在诸暨县小东乡璜山镇上新屋地方,距余故居十六里,于民十六年(1927)建筑上新小学时出土,嵌诸壁间。民廿七年(1938),余访友该校,此铭已弃之墙角,亟拓印一份以归,即此纸也。地处乡僻,无人注意,更无人椎拓,中经寇乱,此石是否存在?而余旅食四方,无暇返乡访问,殊为惦念也。

铭刻于唐开成元年(836),为吾暨唐刻所见者。铭辞古雅,书兼欧虞,近经生一派。倘此石尚在,则不特为吾暨瑰宝,倘石已毁,则此拓为仅存之本矣!

辛卯(1951)四月杪,余任天识于杭州寓楼。

该志首题“唐故诸暨县邵府君吴夫人墓志铭并序”。正书16行,行字不等。墓志铭全文:

唐故诸暨县邵府君吴夫人墓志铭并序

吴氏,暨阳族之望。祖勋宦相继。父讳业,不坠生业。代居兹邑南开化乡,枝叶繁茂。夫人初笄之岁,秉柔顺之德,叶乎良偶,礼从贤夫。邵府君文行理善,成立之岁,职列邑曹之任,益著清白之誉,不幸过不惑之寿享已亡,夫人守节严戒。

有男三人:长曰从谏,言行端审,退鸿渐之程,首枝衣绿,觅绾县之耆耋,公才外举内,不承维,娶扶风马氏;次从政,娶申屠氏;次从直,娶陈氏。并于家人孝而禄荣身。女一人,归杨氏之室。

呜呼!艳质不留,遘疾,以开成元年(836)十月终于私第,享年七十八,以其冬十一月十七日葬龙泉乡高松里邵里村。峰崖四维,平陆之中,得龙伏之地。恐代变时移,故勒铭石而志之。铭云:

庆云五色,变灭须臾。兰之芳馨,德乃不孤。杳杳佳城,西落金乌。旌树新坟,峙岳奔趋。日月千秋,悲乎悲乎。

沙门维贞撰

据上,该墓志铭刊石于唐开成元年(836),是目前诸暨出土的成志年代最早的一通唐代墓志铭,正如余先生所言“为吾暨唐刻所 见者”。志中“邑南开化乡”“龙泉乡”,即今璜山镇属地界,惟“高松里邵里村”已遥不可考。撰者署“沙门维贞撰”,也可概见唐开成年间撰写墓志铭的僧侣名讳,谅后十年之唐会昌五年(845)灭佛,僧侣还俗,也将暂无此类身份和款式署名了。由于该志仅是根据底片反转释读,恐错讹难免。

庆幸的是该墓志铭志石虽已湮没无闻,但乡贤余任天先生慧眼识宝,得以捶拓传世,今日仍可一睹“吾暨瑰宝”的风采。

二、唐故婺州东阳县主簿王府君墓志铭

2020年8月间,我因整理《楼藜然集》而赴浙江图书馆孤山分馆查阅文献,(下接第8版)


绍兴文理学院 版权所有   订阅 
北京华文科教科技有限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,图文与本公司无关
京ICP备12019430号-7